邬兵的个人保险咨询 保险加盟热线:4006-779-889
个人信息 更多>
邬兵 营业部经理
预约咨询
执业证号:21021561000080002020005794
所属机构: 华夏在线保险代理服务有限公司
所在地区: 陕西 宝鸡
关注我:
微信
邬兵的名片
轻松存手机
提交简历
岗位
最新留言
保险资讯
郑秉文:筹资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制的根本
2021-05-21 来源: 沃保网 浏览: 3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日前在第四届新浪金麒麟保险高峰论坛上进行演讲时称,医疗卫生健康的两个重要维度,一个维度是筹资水平,一个维度是筹资结构,筹资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制的根本!让我们来了解一下。

郑秉文:筹资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制的根本

  按照郑秉文的说法,筹资水平分为占GDP比和人均,占GDP比是相对水平,人均是绝对水平。

  这两个水平有的时候是同向的,有的时候是反向的,由于人口规模的原因,所以人均这个指标也是一个重要的维度,但是我们常常是用GDP占比作为重要的一个维度。

  筹资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制的根本,筹资水平还不是那么太重要。筹资结构分成公共筹资、个人自费和商业保险。

  以下为发言实录:

  郑秉文:大家上午好!今天我的发言题目是从“七普”数据看健康保险未来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我今天讲四、五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从“七普”数据看我国老龄化的过去和未来,横跨50年。这个红线之前是历史数据,红线右侧是预测数据,这是今年刚刚公布的七普数据。“七普”数据告诉我们劳动人口从10年前的70%下降到了63%,60岁以上的人口从10年以前的13.3%提高到了18.7%,65岁以上的人口从8.9%提高到了今天的13.5%。这是过去10年老龄化发展基本的态势,未来30年到2030年、2040年、2050年,也就是到“八普”、“九普”、“十普”的时候,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本来我经常用的数据口径都是联合国的预测数据,但是它的口径里没有65岁以上的,也就是说这一条不可比了,所以我今天用的是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的数据给大家做个预测。在2030年的时候,劳动人口将下降到52%,下降11个百分点,到2040年下降2个百分点,由于人口的原因,下降的比较少。但是到2050年下降的幅度就要大一些了,从50%下降到45%。也就是说,劳动人口占比的下降还稍微的不太明显,比较明显的是老龄人口,也就是60岁和65岁的这两组老年人口的上升比例是非常快的,65岁的将从18.7%上升到2030年的23.6%,2040年的31.9%,2050年的37.2%。65岁这一组将从今年的13.5%上升到2030年的17%,2040年的25%,2050年的28%。横跨50年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口的老龄化情况还是非常严峻的。

  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过程当中,我们经常谈到的是养老,较少有的学术研究分析框架把医疗健康也纳入进来。我看到一个研究的分析框架,这是1978年成立于美国的30人小组刚刚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它把养老和医疗放在一起作为需求侧重要的一个方面。同时这个研究框架还有一个特点,它把需求和供给对照进行比较,找出缺口。在需求侧,医疗、卫生费用作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它被提出来了,今天我的发言重点就是讲一讲医疗卫生健康支出在未来应对老龄化过程当中面临的压力和路径选择。

  中国卫生健康费用支出面临的形势和抉择,我从四个小的方面跟大家分析这张表,这张表是非常有意义的。先看一下医疗卫生健康的两个重要维度,一个维度是筹资水平,一个维度是筹资结构。筹资水平分为占GDP比和人均,占GDP比是相对水平,人均是绝对水平。这两个水平有的时候是同向的,有的时候是反向的,由于人口规模的原因,所以人均这个指标也是一个重要的维度,但是我们常常是用GDP占比作为重要的一个维度。筹资水平我们今天分析的是GDP占比,看看GDP占比中国是一个什么位置,形势是一个什么形势,未来我们有多大的空间。我们与几个发达国家和大区以及几个不同收入组进行比较,看到卫生健康支出占6.6%。就看支出水平来讲,跟俄罗斯差不多,比俄罗斯稍高。中国的人均GDP也跟俄罗斯差不多,也是1万美元左右,中俄之间这个数据还是非常相近的。还有支出占比跟中国比较相近的是比中国稍高的OECD国家,OECD国家是8.7%,但是问题出来了,OECD国家平均人均GDP是中国的4倍,它是4万多,中国刚刚1万出头。要是这样比的话,中国占比就显得稍微高了一些。再看韩国,韩国占比是7.6%,但是韩国的GDP是中国的3倍,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支出与中国的发展水平还是比较适应的。在这个历史阶段,我们的医疗卫生健康支出从GDP占比角度看,与中国还是比较适应的。比我们高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等等,美国可以说是一个例外,全世界的一个例外,因为美国的基本医疗保障就业人口采用的是市场化的,所以它可以被视为是一个例外。如果把美国去掉,与发达国家相比,随着GDP的增长,我们还有几个百分点的上升空间,可以说每1万美元有1个百分点的上升空间。所以我们的计划者、决策者心里要非常清楚,每1万美元大约应该有1点几个百分点的上升空间,多了少了都不好,超出了经济发展水平是不应该的,不到位也是不应该的。这就是中央一再强调的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的基本原则。这是筹资水平。

  我们看筹资结构,这个更重要。筹资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制的根本,筹资水平还不是那么太重要。什么叫筹资结构?筹资结构我们是把它分成公共筹资、个人自费和商业保险。从这三个比例的结构来看,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们看看公共筹资水平,公共筹资水平中国在结构当中已经到了68%,看看跟中国68%相近的国家有谁?首先可以看到我们已经高于OECD了,你要知道OECD有美国,美国应该权重很大,OECD才62%。下中等收入国家是33%,上中等收入国家55%,高收入国家才62%,说明中国公共筹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我们再看看俄罗斯,我们经济发展水平跟俄罗斯差不多,它才不到60%。再看看日本,日本在发达国家里公共筹资水平是比较高的,84%。与德国和法国相比77、78%,我们在未来几十年里在人均GDP达到4万美元之前,大约还有10个百分点的空间。这就是公共筹资水平的情况。

  看了公共筹资以后,我们再看自费,自费里面中国的比例也是非常高的,它高于OECD,OECD才14%,高于欧盟的16%,低于低收入国家,低于下中等收入国家,低于上中等收入国家,比高收入国家低一些,高收入国家是14%,我们是28%。这是自费与收入组别国家相比。与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不用说了,是11%,远远高于美国。加拿大是15%,高于加拿大,高于日本的13%,高于德国的13%,高于法国的9%,高于英国的13%,但是我们低于俄罗斯,同时还低于韩国,韩国是33%。也就是说,自费比例从结构上讲我们有较大的下降空间。这是第二个概念。

  再看看第三个概念,商业保险。看了最后这一列数据之后会发现中国的商业保险在筹资结构当中是最低的那一组国家之一,它仅比俄罗斯、瑞典高一些,这两个国家正好是两个极端,瑞典是世界著名的福利之窗,商业化支出占比是非常低的,它是福利制度去商品化得分最高的国家,高达35分,最低的国家是美国,13分,这是安德森1990年打分的结果,也是划分福利资本主义三个世界的结果。所以瑞典的去商品化情况是最高的,所以我们看到它的商业化支出只有1%。这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商业保险是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的,和德国、法国看齐,我们还有5、6个百分点的前途和提升空间。如果要和上中等收入国家相比,我们存在的差距差不多,有7、8个百分点的差距。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看到商业保险的支出结构占比大约还有10个百分点左右提升的空间。这就是这一张表格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最后一点,商业健康保险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实行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这个清单制度的意义千语万言汇成一句话,界定政府跟市场的边界,守住边界,而且文件里有的言词还是比较激烈的,等于是对地方政府的一个约束。我个人认为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等于是给我们商业保险、健康保险的发展框定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任由商业健康保险发展,这个空间还是很大的。如果商业保险不发展,个人支付自费比例的水平就下不来。未来是什么情况,看看赔付比,我们的赔付支出占比现在大约是36%—37%,十三部委发布的《商业保险在社会服务领域发展的若干意见》规定,到2025年健康保险要达到保费收入2万亿。按照37%的赔付比来倒算,赔付支出应该是7400亿,7400亿在未来的支出筹资结构当中,商业保险应该上升好几个百分点。上升的这几个百分点应该成为个人自付比例下降的一种转换,这就是“十四五”计划对未来五年期间发展的一个预测,我们的赔付率是36%,算支出筹资结构的时候,用的是赔付的金额,而不是用保费收入的金额。在我们国家的统计当中,商业保险的保费收入和赔付是计入在社会筹资里面的,我今天把它剥离出来了。这就是我做的两个学术说明,为了便于分析。我的发言就到这儿,谢谢。

Copyright ©2008-2021 厦门诚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华夏在线保险代理
闽ICP备08003619号  网站管理 客服热线:4006-779-889

201984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马上
提交

扫一扫微信留言

201984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